• <td id="vwlic"></td>
      會員登錄 立即注冊
      歡迎訪問湖北省黃岡市蘄春縣新聞門戶網站——蘄州在線! 微博 微信公眾號

      微信掃一掃

      風格切換
      蘄州在線
      搜索
      [切換區域]

      陳民新 | 1977年,我參加了高考

      2023-9-23 21:17 1787
      (本文轉自古今蘄談公眾號。熱愛蘄春歷史,關注古今蘄談。)
      我生于1948年元月,1968年蘄春高中畢業。畢業時正逢文化大革命,我們是三屆學生(1966、1967、1968)一齊畢業的,被后來的人稱作“老三屆”。當時蘄春高中是全縣唯一的高中,全稱是蘄春縣高級中學,簡稱蘄高??嫉教I高的學生感覺了不得,比今天的學生考上黃高都榮耀。蘄高是蘄春中學生考大學的唯一通道。我們本以為上了這條通道考大學沒問題,未料文化大革命把大學的門給關了,我們的心冷一截。陳民新 | 1977年,我參加了高考
      隨著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大潮,我回到家鄉當農民—那時叫回鄉知識青年,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?;剜l后我原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爭取貧下中農和干部的信任,在小隊當記工員,再有機會晉升到大隊當會計,可是過了幾年,這樣的機會越來越小,因為大、小隊干部不缺人,即使缺人還有干部的子女在等著,哪能輪到別人?就在我心灰意冷時,公社辦起高中,是在原來初中基礎上加班的,老師很缺,學校只能把初中畢業的老師培訓一下當高中老師。這不是誤人子弟嗎?這時候公社領導說要找幾個高中生來頂頂,說總不能都讓初中生教高中。于是我被選到大公中學當了一名高中代課老師,我的命運也稍稍改變了。代課教師的報酬仍是在生產隊記工分,學校發津貼,每月從3塊漲到5塊,后來漲到8塊,最后漲到15塊,有了津貼比在生產隊當社員強許多,找愛人容易。我代課的第二年就找了愛人結了婚,有孩子,與父母分家。我原想這樣過下去也要得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后來聽說代課教師能轉正,我把心思全放在教學上,爭取帶出的學生成績好,引起領導重視,實現我早日轉正的夢想。陳民新 | 1977年,我參加了高考
      正在這時,1977年下學期的一天,我從收音機聽到一條消息,停止十一年的高考馬上恢復,文化大革命時推薦上大學的辦法馬上廢止。也就是說,今后大學招生一律考試,不再從工廠和農村的知識青年中推薦。這條消息出來后,引起極大震動,青年人奔走相告,尤其是我們“老三屆”高中生,應該說是恢復高考后的主力軍。但是,我們這些人年齡都大了,多數人成了家,不知道招生條件,所以我們天天盼中央文件。不久,文件登了報,中央將原來上大學的十六字方針“自愿報名、群眾推薦、領導批準、學校復審”改為“統一考試、擇優錄取”的八字方針?!皯{成績錄取”是最根本的改變。鑒于恢復高考后頭一年招生,放開條件,有人總結出是“五不限”:不限年齡、不限結婚與否、不限文憑(只要有相當于高中的文化程度)、不限成份、不限地域??吹轿募业男南翊蠛2粯記坝颗炫?。這年我30歲,結了婚,“五不限”就等于給我發了通行證。我喜不自禁去找同在學校任教的龔仲達,龔仲達說“是呀是呀,政策太好了,我也去考?!饼徶龠_也是蘄高畢業的,他早我兩年到大公中學代課,一年前轉了公辦教師。我說你不是吃了“皇糧”嗎,為何又去考?龔仲達說:“為了這場考試我們等了十一年,吃‘皇糧’也去考?!宀幌蕖??!庇谑俏液妄徶龠_一起報了名。陳民新 | 1977年,我參加了高考
      報名者之多超出了我們的預料。原來我以為只有“老三屆”高中生報名,全縣幾百名,了不起一千人。誰知我們報名后聽說全縣有幾千人報了名,不僅是“老三屆”高中生,“老三屆”初中生也報了名,還有不是“老三屆”的畢業生同樣報了名,“五類份子(地、富、反、壞、右)”子弟不少,要知道六十年代以后,出身不好的學生都被攔在大學校門外,如今門敞開了,昔日的“牛、鬼、蛇、神”子弟能和貧下中農子弟一樣堂堂正正地考大學、上大學,他們能不激動嗎?我聽說有的“五類份子”子弟得知這一消息,在毛主席和華主席像前跪了一整天,他們淚流滿面,磕頭不止,連呼“毛主席萬歲、華主席萬歲”,嗓子喊啞了,雖然毛主席這時已經去世一年多。報名后領到準考證,我的準考證號是0906號,然后抓緊復習??墒谴蠹颐媾R“四無”的窘境,無課本、無資料、無時間、無人輔導。好在當時的公社黨委書記駱錦元很重視,他了解到我們的困難后,安排公社文教站(即后來的教育組)組織報名的考生集中復習、集中輔導。復習的人很多,他把公社禮堂騰出來,說愿意學習的人都來,單位的人準假,生產隊的社員不記曠工,學校老師調減課程,于是來了一百多人。文教站把中學最好的老師請來輔導,我記得有兩位老師很熱心,一位是駱瑞森,原是蘄春高中的教師,我上高中時教過我物理,一位是付文明,原是蘄春三中教師,六十年代大學畢業。老師輔導很用功,我們學得也專心,學的是高中課,可是報名的初中生聽不懂,輔導兩天后,初中生不來,來的只有高中生,參加復習的考生由一百多人銳減到二三十人。剩下的人也是參差不齊,老師仍然無法教,后來想出辦法,安排上午自學,下午集中提問,老師當場解答,弄懂的學生下午也可以不來。我和龔仲達結成伴兒,堅持每天提前半小時起床,洗漱后來到一里遠的大同渠道渡槽口,趁著晨光看起書,不懂就討論,再不懂做記號,留到下午問老師,如此學習一個多月,十一月中旬分片參加高考。報考的人雖然多但是參考的人不到一半,我們大公考生分在劉河考場,只有30多人參考。一個月后考試結果出來了,大公公社只有龔仲達、蔡義華、我和一位武漢知青四人錄取了,都是四名“老三屆”高中生。我是1978年元月15日收到通知書的,我被錄取到黃岡師范??茖W校物理科。收到通知后我到大隊開了證明,到糧管所轉了糧油關系。陳民新 | 1977年,我參加了高考
      蔡義華在大隊開證明時遇到麻煩,書記說要開會研究,他等到第二天大隊干部開會,他在門外候著,候到中午仍不見研究他的問題,他闖進去問原因,書記說先要開貧下中農代表大會討論才能提交支部會議研究。蔡義華拿出報紙問中央文件算不算數,大隊書記說一級聽一級的,落實政策都是先黨內,再黨外。公社黨委未開會,報紙登的不算數。兩個人快要吵起來,最后是縣里來的住點干部出面解了圍,縣里干部看了錄取通知書高興說:“好呀,恭喜蔡受大隊出了一個大學生,轉,轉,怎么不轉呢?!笨h里干部叫董毓中,也就是后來當了青石區委書記和副縣長的那個領導,蔡義華說他一生記得這件事,說要不是董領導一句話,中央文件就被一個大隊書記給卡住了,可見那時撥亂反正和改革開放是多么不容易。
      陳民新 | 1977年,我參加了高考
      蘄春文學

      聲明:本站轉載文章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公益目的,無商業用途。若發布內容或出處有誤,請與本站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處理! 站務微信/QQ:5665305 投稿郵箱:admin@qizhou.com.cn

      鄂ICP備2021007424號 運營主體:湖北萬詞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運營地址:湖北省蘄春縣蘄州鎮 官方微信公眾號:hubeiqizhou 常年法律顧問:湖北貴有恒律師事務所 張煒律師

      © 2006-2023 蘄州在線(www.laughingcamel.net)版權所有

      聲明:本站轉載文章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公益目的,無商業用途。

      若發布內容或出處有誤,請與本站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處理!

      站務微信/QQ:5665305 投稿郵箱:admin@qizhou.com.cn

      鄂ICP備2021007424號 運營主體:湖北萬詞網絡技術有限公司

      運營地址:湖北省蘄春縣蘄州鎮 官方微信公眾號:hubeiqizhou

      常年法律顧問:湖北貴有恒律師事務所 張煒律師

      © 2006-2023 蘄州在線(www.laughingcamel.net)版權所有

      日韩黄色视频